淮栀的糖果铺

主磕灿白忘羡,副磕杰佣锤基花怜盾铁贱虫欺诈,主产山糖,不接受逆cp拆cp,如果可以的话,请多指教。

【21:00】Darkness or Light

When I am in the dark,you are the only light.
     01.
    “我说。”与山随意地踢走了脚边的一颗石子,那颗石头在崎岖不平的路上滚了一阵,正好停在了另一个人的影子上。“你跟了这么久,不觉得烦吗?”
     “与山学长,我...”女孩从暗处走了出来,声音有些颤抖,但还是鼓起勇气闭着眼喊道,“我喜欢你。”
     与山在心里盘算着这是这周第几个,然后佯装温和地回过头来,走近后伸手揉了揉女孩柔软的长发,“谢谢你,不过,我现在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他说完转身就要走,女孩被他的温柔冲击地晕乎乎的,以为他并不讨厌自己,于是大胆的扯住了他的衣角。与山这下彻底不耐烦了,转过头来质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女孩被他的语气吓住了,手里力道一松,那片衣角便顺着她的手滑了下来。与山有些恼怒的看着皱巴巴的衣角,恨不得直接给面前的这人一巴掌,出于维持自己的好形象的想法,他还是忍住了。
     “对...对不起。”女孩看到他眼中的阴鹜,呆在原地,嘴里轻声地道着歉。
     与山烦躁地摆了摆手,“算了,你赶紧走吧,别让我再看到你。”
     02.
    “哟,这是怎么啦?”糖浆听着大力的关门声回过头,看着一进屋就释放着低气压的与山,放下手中写着数学作业的笔,走近了正在换鞋的与山。
    “没怎么,碰到了个死缠烂打的人,还不知死活攥我衣角。阿姨不在吗?”与山换了拖鞋进屋,然后抬头看着笑意盈盈的糖浆说道。
     “我妈出去逛商场了。诶不是,衣服多大的事儿啊,看你这样还以为谁抢了你对象呢。”糖浆一掌拍在与山肩上打趣道,“山儿啊,你说,每天那么多人跟你表白,你真的不考虑挑一个小妹妹当对象吗?”
     “这衬衫可是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与山不满的瞪视着糖浆,然后拿起柜子上的书包往糖浆的卧室走,“至于感情问题。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但是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所以最好是暂时不告白否则可能连朋友都没法做。”
     糖浆眼神微滞了一瞬,然后在一秒内调整好状态,“你还等着她先示爱?与山你是不是男人啊,你要不行动,到时候她要有了男朋友你就哭去吧。”
     与山苦笑着摇摇头,在书桌前另一把椅子前坐下,“不是那说法,你想想,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本来就够可悲了,要是连陪在他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岂不是更可怜?”
     糖浆看着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好哥们儿,上前揽着他的肩膀说道,“没关系,凡事总要试一试才知道能不能行。要不哪天你把她约出去,然后试探一下她的想法,如果她对你有感觉,她一定会露出马脚的。”
     与山转头看着为自己出主意的糖浆,眼里闪过了一丝意味不明的光,“哦。谢谢。”
     03.
     与山和糖浆是竹马,从小就一起长大的那种。
     他们的母亲是闺蜜,不仅一起相亲,一起结婚,一起买房,甚至连怀孕都是在同一年。糖浆和与山快出生时两人约定,一男一女结亲家,两男就做兄弟,两女就做姐妹。
     他们是一起长大的,从幼儿园到现在的高中,都一直在一起。
     十几年来,他们从没离开过彼此。
     糖浆是个学习狂,也就是老师口中的三好学生,不打游戏不熬夜,认真学习分数高。所以这样的身份也让他身上似乎带了一个无形的「生人勿近」的标签。
     糖浆在学校总是戴着一副无度数的黑框眼镜,以至于大家都觉得他只是一个朴实无华的乖孩子罢了。
     而与山的行为习惯则是糖浆的对立面,他可以和朋友约着通宵泡网吧,也可以在上课时肆无忌惮地玩手机,头发永远不按照标准来剪,校服永远不好好穿。
     这些特征与他英气的外表结合在一起,让他成为了全校最有名气的人。
     但是不管他怎么浪,他的成绩也不会有一点下滑,永远稳稳的保持在班级第二,而第一嘛,不用说,肯定是糖浆。
     与山知道,这不是他自己的功劳,这应该归功于糖浆周末和假期不厌其烦地帮他温习功课。
     与山心里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念头,那就是「不想与糖浆分开」,于是他在学校随便浪,回到家受辅导时绝对不会有一丝不耐烦,相反,他会觉得乐在其中。
     总而言之,与山是个矛盾综合体,行为上是两面派,性格更是可以天壤之别。
     04.
     与山每周收到情书和告白似乎已经成为他生活的必需品,他已经习惯了装作礼貌的样子拒绝来人和让糖浆帮他扔掉所有的情书,然后再用一盒温热的牛奶来表达自己的谢意。
     与山承认,他是个脾气暴躁的人,但是糖浆说过让他别显露在外,于是他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都会习惯性地忍耐。
     但他想,凡事总有例外。
     糖浆上午课间休息时说自己有点不舒服想去一趟医务室,于是向老师请了一个大课间的假,但是直到上课,糖浆还是没有回来。
     要知道糖浆那样的乖学生时间观念比谁都重,首先是不可能逃课,其次绝对不会超出自己说的时间。
     与山看着手机上跳跃的数字,渐渐变得焦躁不安,他举手打断了讲课的老师,示意她自己要出去,没待老师同意,便拉开门风风火火地跑出去了。
     他站在教学区门口打了个电话,那头机械的女声冷冰冰地说着「暂时无法接通」,觉得呼吸都要停滞了。
     他沿着校园周边走了一圈,终于在小卖部打听到了消息,店主说糖浆十多分钟前来她这里买了东西,然后往教学区走了。
     与山谢过了店主,越来越强烈的不安让他感觉心里堵着很不舒服,他正想往另一个方向走,手机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看,顿时欣喜若狂地接通,那头传来的却不是熟悉的声音,而是一个女生带着哭腔的声音。
     与山听不清她说的话,但他知道糖浆出事了,他无视了门卫叔叔的吼声出校门拦了辆出租车往那女孩说的医院赶,到了门口直接放了一百块在车上胡乱说了声谢谢,没等找钱就关上车门跑进去了。
     他到病房时糖浆的母亲和他的母亲都在,糖浆的母亲坐在床边泣不成声,而他的母亲正在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
     “妈。”与山看着病床上安静睡着的糖浆,心里梗着觉得很不舒服。
     “山山,你来了?”糖浆的母亲擦了擦眼泪,尽量用轻松一点的语调说道。
     与山看着自己的母亲,她从床边抽了张纸擦了擦糖浆母亲眼角的泪水,然后站起身来,走近他就给了他一巴掌。
     那清脆的声音传遍了病房。
     糖浆的母亲有些慌乱地站起身来,将与山拉在身后,说道,“别,不是他的错。”
     与山的母亲摇摇头,“你别护着他,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要照顾好糖浆不要让他受伤,结果他没能做到。”
     与山知道,糖浆不喜欢惹事,因为长得白白净净地所以别人都觉得他很好欺负。
     记得小学时候糖浆被班上的小霸王拿走了文具袋,怎么说都不还给他,还故意抽走他的椅子让他摔在了地上。
     糖浆抿着嘴唇,自己站起来,然后毫无畏惧地站在那个比他整个人壮实了一个尺码的人面前,轻声说着让他把东西还给他。
     那男生被人宠惯了,在学校又仗着自己块头大欺凌别人,导致大家都对他避而远之,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对待,恼怒地将笔袋往下一摔,就要一拳打过来。
     不料这一拳被与山生生接了下来。他冷冷地看着周围旁观的同学,将那人的手狠狠往下一甩,然后回头看着糖浆,按着他的肩膀问道,“怎么了,我不过是去打了瓶水,你没伤到吧。”
     糖浆摇摇头,示意与山可以就此结束了,正要弯腰去捡地上散落的笔,那些平常被欺负的人见与山能与之抗衡,纷纷爆发出了对那个男孩的不满。
     “与山,他刚刚拿了糖浆的文具袋不还给他,还故意抽走糖浆的椅子让他摔倒!”
     “就是,他平常就喜欢欺负别人,有事没事就喜欢挑人下手。”
     与山一听,立刻看向糖浆,糖浆已经把笔全部捡起来了,他看着与山眼中似乎想吞了那人的怒火,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了,只不过是些打闹罢了,不需要动真格。”
     糖浆看了那人一眼,再次凑近了一点,“再说了,你也不想被扣分吧,到时候分不够看你怎么跟我在一个学校。”
     从此之后,有与山在身边,糖浆再也没有遇到过挑事的人了。
     他以为这样,糖浆就能免受欺负。
     “我绝对,绝对会让他们十倍奉还。”
     05.
    “病人被重物敲击头部后造成了短暂性昏迷,万幸的是头部并没有形成淤血,只要好好休息就没有问题了。”
     与山和两位母亲一起向医生道谢,然后离开医院,说是要回去继续上课,回到学校刚好是最后一节课下课,他找到了那个女孩,问道,“他们不是本校的,对吗?”
     那女生轻轻地点了点头,“他们是隔壁的E校的高二学生,已经骚扰我很久了,我知道他们是8班的,今天要不是糖浆学长出现,我可能就...但我,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严重到这种地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女孩的声音说到最后有些发颤,那句对不起几乎是淹没在她哽咽的声线里。
     与山摇摇头,“不怪你,这是他们的错。不过,你能带我去找那些人吗?”
     女孩听到自己有弥补的机会,连忙擦了眼泪郑重地点了点头。
      午休时间,那女孩站在门口,与山看着嘈杂的班级,点点头为她打气,她深吸一口气,轻轻敲了敲门,“我找...”
    “哎哟,小美人,你今天居然主动来找哥啦,诶诶诶,哥几个,快出来。”
     与山站在那女孩的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聚集的几人。
     “你是谁?”为首的那人看着面生的与山,疑惑地开口,“识相的赶紧滚一边去,我还有事...啊!”
     与山看着这人猥琐的嘴脸就不舒服,还没等他说完,就将女孩往旁边一拉直接给了他一拳。
    那人跌坐在地上,捂着有些肿的脸,指着与山刚想开口,就被与山揪着领子提起来。与山直视着他的眼睛,“我可不想在你教室门口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可是你既然那么有本事,有没有胆子放学后和我去你今天闹事的地方?”
    那男生看着与山离去的背影恨恨的咬牙,“行啊,你可以啊,为了一个这种人人可以欺辱的婊子你值得吗你,你就等着被揍吧小朋友。”
     与山回过头,轻蔑地一笑,“是吗?”
     放学后,女生带着与山在穿过校园里的那片林子,到了一个隐秘的角落。
     与山轻笑了一下,“真是个作案的好地方。”
     中午被打的那人如约而至,身后跟了几个人,女孩害怕地往与山身后缩。
     “告诉我,是谁?”
     女孩看了看那些摩拳擦掌的人,弱着声音说道,“他们先是对糖浆学长拳脚相向,然后那个瘦高的男生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一根铁棍照着学长的后脑勺就敲了下去。”
     与山眼中的戾气越来越深重,直到对方开口挑衅,“对面的,你真是她男朋友?这么不知死活来帮她报仇,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可是...”
     与山将躺倒在地的那人往旁边踢了踢,不以为然地甩了甩手,“下一个。”
     等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对面也只剩那个瘦高的人了。
     与山见他想跑,揪着他的手往后来了个过肩摔,然后将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人拉离地面,“你们受到什么处分了?”
     瘦高个没反应过来,“我们,我们没受到什么处分啊。”
     “故意猥亵女生还重伤外校同学,E高什么时候这么开明连这样的罪过都不开除。”
     “我们给校长塞了钱,他就...就放过我们了。”
     与山愤怒地照着这张脸给了一拳,“这一拳,是替学校教育你们!”
     然后又照着肚子给了一拳,“这一拳,是替这个女生抱不平。”
     最后照着他的脑袋踢了一脚,听着他吃痛的惨叫恨恨地说道,“这一脚,是替糖浆还给你,你TM真是活腻了,全校都不敢动的人让你这样糟蹋,你还敢拿棍子敲他?老子放手里怕凉了放嘴里怕化了的人,你就这样给我欺负了,今天没把你废了,算你好运!”
     他知道自己没下死手,这些人躺一会儿就能缓过劲来,他拉着在角落瑟瑟发抖着的女孩子离开了这条“横尸遍野”的小巷。
     糖浆是在晚上醒过来的,他觉得脑子还有些晕乎乎的,看到面前的人也是模模糊糊的,好一会儿才渐渐清晰,“诶,山山,你怎么在这儿。”
     他尝试着坐起来,后脑勺如同烧灼一般的痛楚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与山赶紧上手把他扶着坐起来,然后温柔地替他揉了揉,像是哄小孩一般说道,“没关系,揉揉就不痛了。”眼里是掩藏不住的心疼。
     待糖浆缓过劲来,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抱胸审视着规规矩矩的糖浆,“说吧,为了什么。”
     糖浆眼神飘忽,“没什么,当时买了东西往教学区走,突然听到有人喊救命,我没多想,过去就看到是几个外校的在欺负一个女孩子,估计是想猥亵她,我刚想给主任打电话结果他们就冲上来了,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
     与山假装生气地用食指戳了戳糖浆的太阳穴,“好啊你,学会英雄救美了是吧,真是了不起啊,这女孩子估计一辈子都忘不掉你了吧。”
     “哈哈哈”糖浆尴尬的笑了几声,转移了话题,“妈妈呢?”
     “妈妈回家给你熬汤了,你饿了吗?”糖浆摇摇头,但是下一秒肚子却不合时宜地叫起来,他瞬间红了脸,只好诚实地点了点头。
     与山将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笑着从身后变戏法似得拿出了一个小袋子。
    “巧克力熔岩蛋糕,我想你会喜欢。”
    “哇,谢谢山山。”糖浆眼中瞬间亮起了光,接过纸袋迫不及待地从里面拿出了好看的有些犯规的甜品。
     当然,他亮晶晶的眸子和欣喜的模样更是压垮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与山不自觉地握紧了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要不是种种原因,他真想吻上那张总是喋喋不休的殷红的薄唇。
     可惜也只是想想而已。
     06.
     “糖浆喜欢吃甜食,不喜欢与别人打架,最喜欢的是巧克力,最讨厌的是榴莲。”摘自与山记事本,五岁留。
     “糖浆怕冷,怕黑,不喜欢惹事,总是克制隐忍,我想保护他不被任何人欺负。”摘自与山记事本,十岁留。
     “糖浆是个表面沉默寡言实际上内心比谁还要闹腾的人,不喜欢孤独,我知道,他比谁都更为孩子气。”摘自与山记事本,十五岁留。
     “我想守住那片星空,留住那抹绚烂,让那温柔永远地绽放在我的手中。”摘自与山记事本,十七岁留。
      07.
     “所以,你跟她告白了吗?”高考前的一星期,糖浆趁着与山做卷子时问道。
     与山一边画着辅助线一边问道,“什么?”
     “你说过的,你有一个特别喜欢的人,你向她告白了吗?”
     “...没有。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与山放下了笔,看着糖浆问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还有一星期就要毕业了,你喜欢人家这么久了,真的不准备表白吗?”糖浆不自在地摸了摸后颈,低头看着卷子小声说道。
     “嗯...其实我已经想好了,等到考完了再去表白,我相信我们能考到同一所学校的。”
     “哦...好吧。”糖浆心里有点堵,连带着说出来的话都有些漫不经心。
     “希望咱们还是能在一起。”与山透过玻璃窗看向窗外,今夜月明星稀,就算皎皎月光再怎么发散自己的光芒也没法与星空绚烂相比啊,与山这么想到。
     所以什么时候才能让那片星空彻底属于自己啊。
     08.
     毕业后的第一个暑假,与山提议糖浆一起去旅行,糖浆本想要拒绝,无奈于自己母亲的逼迫和与山的恳求这才无奈答应。
    “你说你要旅行就旅行,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执着地到巴黎?”糖浆看着在埃菲尔铁塔下笑的像只大型金毛犬的与山,不情不愿地被他拉到塔下拍合照时转头问道。
     “我是来许愿的。”与山拿着拍立得洗出的照片甩了甩,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许什么愿?”糖浆皱眉,接过那张照片然后问道。
     “法国不是被成为爱情之国吗,而巴黎则是最浪漫的城市,所以我想来这里许愿,希望我告白能成功。”
     糖浆眼里的光瞬间暗了下去,“哦,是吗,那祝你能成功吧。”
     他将照片塞回了与山手中,自顾自的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看着一对在铁塔下接吻的情侣发呆。
    “喂。”
    糖浆闻声回头, 只见一束鲜艳的玫瑰停在自己眼前。
    “你究竟还要过多久才承认你喜欢我?”糖浆呼吸一滞,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手捧着玫瑰花束的与山。
     “你...”糖浆想开口反驳,突然觉得在这样神圣的地方不适宜说谎,于是自嘲一般笑了笑,“是啊,我喜欢你,那又怎么样,你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嘛,我总不可能...”
     “你是不是傻?”与山将玫瑰塞进糖浆怀里,“你真当我当初拒绝那么多人是为了谁,你以为我因为打架受到处分是为了谁,你以为我死缠烂打也要带你来巴黎是为了什么。”
     “糖浆,你那么多年的学习模范生,怎么你的脑子一到恋爱上就无法灵活运转了呢。”
     糖浆显然被与山这番话给震惊了,再开口时有些理不顺语序,“等一下,你是说,你...你也喜欢我?”
     “不然呢!要不是你,谁让我暗示成这样还不开窍,我早就把头给他拧下来了!”
     糖浆蹭的站起身来,用力的抱住了他。
     那一瞬间,与山觉得,原来天边的星辰也没有那么遥远。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像是要把这么多年未说出口的所有话都融化在这浓浓的爱意里。
     与山抬起手,轻轻的揽住了眼前的美好。
    “真巧,我也是。”
     09.
     与山是个很特别的人。
     他既可以暴躁如雷,也可以温柔体贴。
     这中间,只差了个糖浆而已。
     10.
     “妈!我们回来了!”
     糖浆刚打开门就冲厨房里忙活的母亲喊道,糖浆的母亲一边切着菜一边回答,“知道了,快去隔壁把山山他们一家叫过来。”
     “不用了,妈,我已经在这了。”与山进了厨房,挽起袖子准备帮忙。
     “诶,那赶紧叫你爸妈...等等,你叫我什么?”糖浆的母亲吓得刀掉在了砧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妈,你怎么了?”糖浆闻声跑进厨房,看见了看着与山一脸震惊的母亲。
     “你...”她指向了糖浆,“你...”然后转向了与山,“你们在一起了?”
     “是,我们今天回来正好想要告诉您们来着。”与山洗了洗手,拿起无辜的菜刀将剩下的菜都切完后,转过身来,“我们不是玩玩而已,准备大学毕业后就去结婚。”
     与山的母亲不知何时进了厨房,她揽着糖浆的母亲说道,“看吧,我就知道,就算不是一男一女咱们也能成亲家。”
     “所以,您这是同意了?”糖浆试探性打破了沉默。
     “本来也没说要反对呀,你们都长大了,有些事也该自己做主了。”与山的母亲笑着说道,拿着纸巾帮糖浆的母亲擦了擦眼泪。
     糖浆的父亲和与山的父亲对视一眼,“我怎么觉得我们是来打酱油的呢。”
    与山的父亲:“难道不是吗?反正我们也不能有什么意见。”
     11.
    “与山是个很好的人,他会给我糖吃,还有我最爱的巧克力,我超喜欢与山的!”摘自糖浆日记,五岁留。
     “与山知道我怕黑,他今天又来陪我睡觉了。今天差点被打是与山帮我解围的呢,他真的很好,我真的很喜欢他。”摘自糖浆日记,十岁留。
     “别人都说与山冷漠无情还暴躁,为什么啊?我看着他就觉得像是一只大型的哈士奇一样,明明那么乖顺可爱的,特招人喜爱。”摘自糖浆日记,十五岁留。
     “我知道这很自私,但我是真的想要永远待在阳光里,可是想法不一定能成为现实啊?”摘自糖浆日记,十七岁留。
     12.
     “我得到了那片星空”
     “我留住了那抹阳光”
     13.
     光明和黑暗,二选一,你选什么?
     弃暗投明看似明智,但又怎么比得上一个你。
————————E N D————————

【PS:柳某人生日快乐,我控制不住我写傻白甜的手所以就勉强收下吧。】

评论(2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