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栀的糖果铺

主磕灿白忘羡,副磕杰佣锤基花怜盾铁贱虫欺诈,主产山糖,不接受逆cp拆cp,如果可以的话,请多指教。

【无脑傻白甜】心中挚爱

     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01】
     众所周知,A大有两个校草,一个温润如玉,一个阳光可爱。
     一个叫与山,一个叫糖浆。
     但是就是这样惹眼的双校草不知为何没有成为每个学校必有的火热CP,明明两人之前是室友这样让人浮想联翩的关系,反而两人的粉丝一碰到一起就火药味儿十足。
     据说曾经校园论坛上有个火爆一时的帖子,叫做「同是双校草为何隔壁S校的两位能成为神仙眷侣而咱家的却毫无交集」
     然后就被真主看到了,然后就被封了。
     于是就传出了真主不合的传言,并且两人也没给具体的答复。
     但是这么养眼的组合怎么没人不喜欢,就算是拉郎,也要从玻璃碴子里找糖磕。
     于是在两位真主都双双搬出宿舍后,又有一个风靡一时的帖子出现了。
    「双校草搬出宿舍了,难道是同居了?」
     为什么是“一时”?没错,又被真主看到了,又被封了。
     这下大家就对两人不合这个说法深信不疑了。
    【02】
     “山山!我洗完啦!你在干嘛呢?”糖浆穿着睡衣脚上套着拖鞋啪嗒啪嗒就跑过来了,与山稳稳地揽着他的腰将他抱到腿上,然后亲了亲糖浆被水雾氤氲的脸。
     糖浆眼尖,看到了与山电脑上的内容,是一个帖子,校园论坛上的,名字取得非常扎眼「双校草不合石锤解析」,糖浆瞬间就噗嗤一声笑出来了,“诶,现在的学弟学妹们这么闲的嘛?”
     与山没说话,只是不动声色地扣紧了揽着糖浆腰部的手臂。
     糖浆就着坐在他身上的姿势滑动鼠标查看着帖子内容,翻了好一阵子终于明白与山沉默的真正原因。
     他瞬间就觉得背有点凉。
    “呃...山山,我这只是,打完球学妹给我送了水,看她的样子我不接心里不安啊,你不会计较的吧。”他转过头来有些心虚地说道。
     与山摇了摇头,将手覆在糖浆白皙的手上继续滑动着帖子内容,然后顿住,指着帖子上面的一张模糊的图片问道,“她。”然后又将手指转过来指着身体僵硬的糖浆,“你。”
     糖浆仔细想了想,然后很兴奋的一拍大腿然后说道,“啊!这个我能解释的,那天是同学聚会,然后她喝多了我把她送回去而已,别多想啦。”
     与山将略微有些挣脱怀抱的糖浆拉回去,将他的背紧紧贴住自己的胸膛,然后将头埋在糖浆软而温热的后颈窝,轻轻叹息一声,“仅此一次。”
    “嗯嗯。”糖浆松了口气,身体跟着软下来舒服地窝在与山怀里。
     结果这个帖子又被封了。
    【03】
     仿佛是为了宣示主权似的,与山在糖浆篮球联赛那天推掉了学生会所有的工作到了现场,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恋人是个万人迷,根本就不需要他为他准备水和毛巾,中场休息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糖浆就已经被一群迷妹严严实实地围在中间了。
     副会长小姐姐看着低气压的会长大人,瑟瑟发抖着问道,“那个,与山会长,您要是真的看不惯他的话咱们就走吧。”
     妹子只是很单纯地觉得与山只是因为看到糖浆就心肌梗塞于是小心翼翼地提出了建议,没想到与山只是烦躁地摆了摆手,然后拉起她就走。
     副会长妹子觉得很奇怪,明明是会长自己推掉工作硬要让她陪着一起来看球赛,怎么才看到一半又要走?
     不对啊!与山不是号称温润如玉嘛?什么时候这么暴躁过?
     球场上的糖浆抬头一瞥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拉着一个妹子除了球场,霎时间觉得心都冷了,耳边的喧嚣似乎都成了浮云。
     不,他不是吃醋了,他是在为自己不平静的夜晚默哀。
    要知道与山吃起醋来哄到半夜都有可能。
    【04】
     糖浆那队赢了比赛,所以队员们都一起出去吃饭庆祝,糖浆本想拒绝,因为他知道与山肯定做好饭在家等着他,可是队员们的盛情难却,他只好答应。
     进饭店前糖浆给与山发了条短信,说自己不回家吃饭,与山倒是理解他,只说有什么事就给他打电话就好。
     进包间后那群损友都起哄说道,“糖浆你是不是交女朋友啦!吃个饭都要报备一声,像我们这种单身狗,想报备都找不到人呢!”
     糖浆笑着摇摇头,“没有,只是本来约了朋友吃饭,跟他说声对不住而已,我都为了你们爽约了,今晚不醉不归!”
     哪承想糖浆酒量一点都不好,没喝几杯就已经醉了,那些人也不知道糖浆住哪,只好拿起他的手机想要找人过来把他接回去。
     “糖浆,你手机密码是什么啊!”
     “呃...11...25”
     “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
     那人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解锁然后找到了联系人列表,结果一看就懵了,居然只有三个联系人,一个爸爸一个妈妈还有一个不明的【33】
     给糖浆父母打电话是不可能的,毕竟糖浆说过父母不在这个城市,那就只能试着打一下这个叫33的了。
     在家等着糖浆回来的与山正在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机上重复播放的电视剧,电话铃声却突然打断了他,他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是糖浆的专属铃声。
     他几乎一拿起电话就下意识地说道,“喂,糖糖,怎么了?”
     那边的人已经石化了,他想过糖浆可能交了女朋友,没想到听筒里传来的是低沉的男声,瞬间就把他的想法破灭了。
     他整理了一下语言然后说道,“你是糖浆的男朋友吗?糖浆喝醉了,我们不知道他家在哪,你方便来接一下他吗?”
     与山皱了皱眉头,稍微思考了一下回答道,“我不是他男朋友,只是普通朋友,他喝醉了是吗?我这会儿也没法来接他,这样吧,你打开微信,我把他家地址发给你。”
    那边的人已经完全懵了,原来这不是男朋友只是朋友啊,估计就是那个为了来参加聚会而失约的那位。
    “好,好的。”
     与山飞快地将地址输过去,然后告诉他糖浆家里没人要从他包里拿钥匙开门,之后去到书房里锁上门关上灯等着糖浆回来。
     倒不是他不想去接糖浆,是因为糖浆和他在一起的第一天就告诉他自己不想让这件事情广为人传的想法,与山尊重糖浆的想法,于是便答应他不在公共场合一起出现,不告诉任何人他们同居,甚至连论坛上面稍微扒的有理有据的帖子也要一起封了。
     与山坐在书桌边,银白色的月光在他墨黑色的眸子里熠熠生辉,直到他听见了开门的声音,才回过神来看向门口。
     与山听见那人把糖浆带到卧室后离开,待脚步渐远才开门出去。
     他悄悄走近糖浆,看着他微醺的脸庞和安静的睡颜,只得认命地抱起他去浴室洗澡。
     糖浆朦胧间觉得自己被暖流包裹着,只觉得舒服,于是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了渐渐清晰的与山,他傻呵呵地笑着,勾着与山的脖子想把他往下带,与山眸色暗了暗,将脖子上的手拉下来轻轻放回浴缸。
     真是见鬼。与山这么想到。
     糖浆白皙的皮肤在浴缸水里若隐若现,被温热的水流泡到有些微红,从他的角度看来是该死的诱惑。
     虽然已经是麻烦的大人了,但是他们也只卡在接吻并未向前一步,他不想勉强糖浆,特别是在这样有些神志不清的情况下。
     糖浆见自己被拒绝了只觉得有点委屈,于是将自己半边脸埋入水中吐着泡泡,与山无奈的看着喝醉了就幼稚到不行的糖浆,从一旁拿起浴巾将他包的严严实实抱回床上。
     糖浆也累了,只是迷迷糊糊在与山胸膛处蹭蹭,然后就安心地睡着了。
    与山低头看向如同考拉一样挂在他身上的糖浆,只能无奈地埋头在他额上一吻,然后抬手关上灯。
     一夜好梦。
    【06】
     毕业那天,糖浆和与山一起参加了毕业晚会。
     那些妹子们四年了头一次看到双校草同框,觉得简直是想要原地爆炸螺旋升天了。
     与山和糖浆还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各自与身边的人交谈甚欢。
     吃完饭,大家提议去KTV,古板了四年的与山会长难得温柔地同意了他们的提议,于是大家欢呼着往KTV的方向涌去。
     糖浆和与山在后面慢慢走着,糖浆看着前面蹦蹦跳跳的大学同学们,不由自主地勾上了与山的肩膀。
     “真快啊。”糖浆突然感慨似得开口道。
     “转眼就四年了。”与山看着被昏黄的路灯映照的有些虚幻的糖浆,稍稍地觉得有些不真实,片刻后才再次回到了「这个人是属于我的」现实中。
     “能遇见你可真好啊。”糖浆笑着转头,只见与山同时转过头来看着他,于是两人相视一会儿,不约而同地转过头脸红了。
     “我们一直这样吧。”糖浆认真的开口,“就像现在这样,也不用移民登记结婚,也不需要孩子,就这样,做一辈子的爱人吧。”
     与山觉得自己的心中像是被什么填满了,充实而温暖,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未来太长,就算有很多阻碍,他也坚定自己的心,他是愿意,和糖浆一起共度余生的。
     “嗯。”
     他们的四年过得很平凡,像普通情侣那样吃饭旅行,他们一起在草地上看星星,一起坐摩天轮到最高点接吻,一起放烟花等待下一年的到来,一起蜷缩在被子里看恐怖电影。
     他们几乎把所有彰显浪漫的事都做过了。
     与山在睡觉前将一个小盒子交给了糖浆,然后告诉他这是送给他的毕业礼物。
     糖浆打开一看,是一个银戒指,戒指内侧刻了一串句子,「Yu Shan's Lover」
     糖浆想都没想就将与山扑倒在床上,然后狠狠地吻上了他,一吻结束后糖浆气喘吁吁地质问道,“说!预谋多久了?”
     与山佯装投降,“别!我上个星期才去定制的呢,绝对没有什么阴谋。”
     糖浆压在与山的身上,伸手轻轻地敲了一下他的胸膛,“我本来什么都没准备,但我现在想到了可以送给你最好的礼物了。”
     “什么?”与山有些懵。
     “与山先生,我今天可是把我这辈子只有一个并且可以称作最宝贵的东西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我把我自己,送给你了。”
      今夜注定不平静。
     【07】
     第七年,他们依然在一起。
     这一年正好是母校七十年纪念日,当年刚入学的学弟学妹们已经是大四的学姐学长了。
     糖浆在校门口伸了个懒腰,扯了扯自己有些酸痛的腰部肌肉,然后从容的步入校园,与山跟在他身边,看着他强装镇定的模样有些好笑。
     “噗嗤。”
     糖浆一个眼刀甩了过去,“你笑什么?啊?你觉得很骄傲是吧?你被压一次试试?”
     与山心叫不好,连忙上前一步哄起了生气的糖浆。
    “啊!你们就是与山学长和糖浆学长?”
     糖浆转头一看,是个女孩子,可能是刚入学的新生吧,眼中闪耀着兴奋的光。
     “你是刚入学的学妹?”与山友好的伸手拍了拍女孩的脑袋,糖浆看着挂着虚假笑容的与山,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嗯嗯,我听学长学姐们老是提起你们呢,说是有史以来最帅的两个校草,今天见到真人真是太幸运了呢!”
     糖浆一手将与山不着痕迹地往后拉了拉,然后笑着说道,“哈哈哈,过奖过奖。”
     学妹有些疑惑地看着两人,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不过,大家都说你们不合,是真的吗?”
     与山刚想把自己很早以前就准备好的官方发言稿拿出来说一遍,就被糖浆一句话强先了。
     “当然不是!我们都是七年的老夫老夫了,哪有你们说的什么火药味十足啊。”
     与山不可置信地看着糖浆,觉得今天糖浆是不是吃错药了,明明一开始让他好好藏着掖着不要声张的人是他,怎么到头来还是糖浆把这事抖搂出去了?!
     只见学妹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拿出兜里的手机冲着对面疯狂地喊到,“啊!你听见没!他们是恋人!我就说怎么可能是仇家嘛!录音了没录音了没?”
     与山和糖浆吃惊的看着学妹冲过来跟他们握手鞠躬一个劲儿说着谢谢,呆若木鸡,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山山,咱们这下玩脱了,还没警告她不要说出去不然拧头伺候结果人家早就暗算好了。”
     与山握紧了糖浆的手,看着学妹跑远的背影,笑了笑,“那又如何,他们早就该知道了,我们本就天生一对。”
     【08】
     时隔多年,双校草这个话题再次被扒出来了,并且是在有石锤的情况下,真主出现了,并且没有被删帖,当初的CP饭们纷纷冒泡祝福。
     与山坐在电脑前,手指在键盘上灵活的飞舞着,编辑页上的字密密麻麻地,诉说着他的柔情。
     【当初糖浆和我在一起之后,为了不引起骚动安安心心度过大学四年,于是我们决定不声张。可是不知为何大家却理解为了我们不合。】
     【糖浆表面看起来非常阳光大气,实际上他比谁都考虑的多,他考虑到我们要是公开了会引起的后果,于是他深思熟虑后告诉我将这件事放心里两人心知肚明就好。】
     【我们在学校里都约定好尽量不在一起出现,这也是为什么到后来我们俩出去买了套房子住的原因。我们不清楚要是公开了会造成什么,也不敢想象,于是只好将计就计干脆不说。】
     【那几个帖子,扒的头头是道,于是我们开始恐慌,要是继续扒下去可能真的会被发觉,于是我动用管理员的账号来删掉了帖子。】
     【但是现在我们知道了,因为对方是挚爱,所以就应该不遗余力冲破阻碍在一起,然后昭告全世界我们天生一对。】
     【憋了那么多年,其实我也觉得愧疚,明明是那么多年的恋人,却也不能明目张胆地秀恩爱。】
     【谢谢你们这么久以来都这样支持我们。】
     【我们在一起七年了,并且,未来我们也会毫无顾忌的继续走下去。】
     【09】
     这份记忆已经久远到有些模糊了。
     我只记得,当初他推门而入时,那让阳光都有些暗淡了的笑容。
     “你好啊,我叫糖浆。”
     从此就决定了,我会用一生来守护这明媚的笑容和落满星辰的眼眸。
     因为他是我的,心中挚爱。
————————E N D————————

    

   【PS:小改了一下,和原文没什么区别。】

    

评论(1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