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在线变魔系

主磕灿白忘羡,副磕杰佣锤基花怜盾铁贱虫欺诈,主产山糖,不接受逆cp拆cp,如果可以的话,请多指教。

【我流勋鹿】只是,留个念想

  他说。
  你要快快长大,强大到足以与世界抗衡。
  我做到了,可是身边却永远缺了一个他。
 
  “SEHUN!这里有你的一封信!”
  我从练舞室中出来的时候,经纪人哥哥叫住了我,然后递给我一个看起来有些厚的信封。
  我接过,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料想应当是粉丝寄来的吧。我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翻转信封。
  刚刚想把它丢掉的心情瞬间没有了。
  上面用整整齐齐的韩文写着,SEHUN收。地址是...
  中国北京。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急匆匆回到宿舍的。
  只是我觉得,此时手中的这封信,就像是这十一月中的暖阳,融化了我冰冷了好久的心脏。
  但我不敢打开。
  我试想了很多次收到他的信。但是每次的满腔欣喜换来的却是无尽的失落
  我拉住了正要去厨房的SUHO哥,请求他陪我一起拆信封。他只是笑笑,然后陪着我在矮几前坐下。
  我难以按捺住心中的激动,轻轻的,撕开了那封信。
  入眼的是一张折的整整齐齐的白色信纸,下面则是一个用牛皮纸包好的东西。
  我小心翼翼地将信展开,看到下方落款时,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样?是他么?”SUHO哥全神贯注地拿着遥控器翻找着电视节目,半晌没听到我说话,于是问了一句。
  “是...”我颤抖着手,向他投去一个无奈的苦笑。
  我手里那张大红的喜帖,与电视节目中的“鹿晗即将大婚”一起,刺痛了我的眼睛。

  晚饭后,我和哥哥们一起围坐在饭桌前,看着桌上的礼盒还有喜帖,大家都沉默着。
  “所以,他要我们一起去参加婚礼?”灿烈哥先开了口。
  “是。”我点点头。
  “也是。他也不小啦,该结婚了。”暻秀哥笑着打趣道,大家哄笑成一片。
  “诶,一转眼就是几年哪,没想到最先成亲的不是XIUMIN哥而是他呀。”伯贤哥更是夸张,拍着XIUMIN哥的肩膀大笑起来。灿烈哥则在一旁轻轻扶住他。
  “日期多少啊?”钟仁哥开口了,钟大哥抢过喜帖一看,然后顿了顿。
  “12月,25号。”
  “哇塞,有够浪漫啊!圣诞节诶!”
  “一定要好好的恭喜他呀!”

  回屋睡觉前,SUHO哥叫住了我。
  “SEHUN。”
  “什么事,哥。”
  “我没他们那么傻,我知道你为什么等他的信等了那么多年。”他斟酌了一会儿,终是说了出来。
  “哥...”
  “SEHUN。他和我们不一样。他有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宗教,自己的信仰,所以,想想我不反对,但是千万不要实施,这条路,不好走。”
  “嗯。我自己有分寸的,哥。”
  “你灿烈哥和伯贤哥,过得那么小心翼翼,你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是你想要的吗?真的爱一个人。就祝他余生幸福快乐吧。”
  “是。”
  ... ...

  圣诞节前我们向经纪人和公司请了假,他们觉得这不是什么坏事,于是批准我们去了。
  站在北京机场时,我还有些许恍惚。
  这是那个人长大的地方,我和他现在在同一片土地上,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就算没有透露行程,但也不知哪里的小道消息传播开来,机场里堵的水泄不通。
  “我们先去订酒店,明天就直接去吧?”SUHO哥在车上安排道。
  “好。”

  我坐在床边。
  手里紧紧握着手机,犹豫着输入一段数字,然后又摇摇头删除。
  我从包里拿出了那封信。
  “给哥打个电话吧,哥很想你。”
  真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呢。
  我想了想,终是按下了那串已经烂熟于心的数字,然后点了拨号。

  仿佛是一个世纪。
  那边传来熟悉的清冽声音时,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喂?是谁啊?”
  鼻子一酸。我仰头硬生生把眼泪逼了回去。
  “不说话吗?”
  我沉默着,近乎痴迷的听着这久违的声音。
  “你是不是,打错了?”
  “没关系,没事的话我先挂啦。”
  心下一阵慌乱。
  “没有。”
  “啊?”
  “我说。没有打错。”
  “是...勋儿吗?”
  ... ...

  “我们的新郎官真的是太闪亮了!新娘上场前,你先发表几句感言吧!”那人一身笔直西装,站在台上,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
  “啊?我...我第一次当新郎,多多包含。”他显然没反应过来,于是吞吞吐吐憋出一段不着前后的台词来,台下瞬间笑翻。
  “新郎官您这话说的,还想当几次新郎啊?”主持人狡黠的笑着抛出了话题。
  “没有没有,口误。口误。”
  “我,真的很谢谢所有今天能来到现场的朋友们。是你们支持我走到了今天,并且能够一起来见证这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还有我的粉丝,我的爱人,他们都是如此。支持着我。”
  “真的,除了谢谢,我想不出更好的词藻了。”
  

  我完全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不是音响开的不够大,相反,它离我太近,震得我耳膜有些痛。
  就像那个站在台上最耀眼的人一样。惹人讨厌。
“哥。我要去洗手间。”我倾身想SUHO哥说到,他摇摇头,示意我不要意气用事。
  “哥...我不会做什么的。”
  “至少,把交接仪式看完了再说吧。”他说道。
  “好...”

   “有请新娘上场!”会场里爆发出一阵欢呼,然后我看着那束追光打在了那个身披洁白婚纱,五官精致,面含娇羞的新娘身上。
  她迈着稳稳的步子,走到了他的身边,携着手,一起走上最高的舞台。
  真是,郎才女貌。
  我端起手边的酒杯一饮而尽。这酒辣而醇,让人头晕。

  等到仪式结束后,我已经喝了不少的酒了。
  迷迷糊糊间,听到他来到我们这一桌。
  他好像在问些什么,然后拿起话筒说了句什么。
  接着,我好像被谁拉起来了,耳边是嘈杂的声音,渐渐远去。

  醒来时,入眼便看到了趴在床边睡熟的他。
  我轻轻翻了个身,试图坐起来,却不料将他吵醒了。
  “醒了?要喝水吗?”
  我点点头。
  他起身去到了一杯水,然后递到我手中。
  暖暖的,与窗外冰凉的雪不同,简直,暖到骨子里了。
  我被这温暖催的眼圈发红,他有些慌,忙问我怎么了。
  我摇摇头。
  “鹿晗哥。”
  他愣了。
  “你...”
  我摆摆手。
  “鹿晗哥。”
  “鹿晗哥。”
  “鹿晗哥。”
  “鹿晗哥。”
  “鹿哥...”
  我抱住了他。像是抱住了那些从我的指缝中溜走的岁月。

  我突然想起我来是为了什么。几乎是下意识的。我把他推开了。
  “鹿哥。祝你幸福。”
 
  “对不起。失态了。”我向他道歉。
  “没事。”他摇摇头。
  “我们世勋,真的是越来越好看了啊。”他叹道。
  “哥,你不用去招待宾客吗?”
  “宾客?新郎都不在,哪来的宾客?”他轻笑着答道。
  “对不起。”
  “傻子。”他笑弯了眼,眼里是我渴慕已久的柔情。
  “终于。长大了啊。”
  “本想要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你居然傻到把自己喝成这样。”
  “我说的新郎,不是我自己。是你。”
  “新娘是我好朋友罢了。来的人都明白我的目的。”
  “只有你,还被蒙在鼓里。”
 
  我还没从震惊中缓和过来。又见他轻轻凑过来在我额上落下一吻。
  终是忍不住了,我将他狠狠地揽在怀里,覆上我期盼已久的唇。

  END

番外1.他所不知道的。
  给他个惊喜。
  别告诉他啊。
  一定不能说。

  一众人挂掉电话后,不约而同露出了一个微笑。
  诶。这次可有好戏看了呀。
  真想看看他从绝望到希望的模样。
  确实。他这些年,受到的苦太多了。
  不管啦,他们幸福就好。
  幸福就好。

番外2.等你强大。
  “SEHUN啊,哥要回国了。”
  仿佛是昨日。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小孩那甜甜的笑,突然心疼他如今的无声且强大。
  不过,只要在他面前,他终究还是个孩子。
  是个需要人宠爱的孩子。
  “你要强大到与世界抗衡啊。”
  是。

番外3.那些话。
  “真心爱一个人。就祝他余生幸福快乐吧。”
  “嗯。”
  “不过,如果你真的爱他到能放手一搏,追求也不是无稽之谈。”
  
  “是...勋儿吗?”
  “是我。”
  “总算等到你的电话了。你还好吗?”
  “挺好的。”
  “终于。长大了啊。”

【这是我想象中的勋鹿。本想be但实在没有办法下手,实际上番外三中的吴世勋的表情应该是...O_o???有缘再见。不过是为自己饭了几年的cp留一个念想。文笔拙劣,被欣赏就是有幸了。我是顾淮栀。】